pk10|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pk10播| 北京赛车pk10直播

换个姿势看新闻,换个态度玩吐槽!— 新文阁

页面二维码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页面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新文阁公众号

分享到:

布娃娃的诅咒

2017-09-29 16:20:06 来源:新文阁 编辑:jian

导读 : 阿明,你觉不觉得美华那个死女人很讨厌?某天,我最好的女性朋友李芸忽然对我说道。 美华?你是说隔壁班的班花林美华吗?我吃惊地说道。 没错,我说的就是她! 是林美华的话,那我就不明白了。我说道,根据我的了解,林美华是个性格非常温柔的女孩子,学习成绩又好,而且很喜欢帮...

“阿明,你觉不觉得美华那个死女人很讨厌?”某天,我最好的女性朋友李芸忽然对我说道。    

“美华?你是说隔壁班的班花林美华吗?”我吃惊地说道。    

“没错,我说的就是她!”    

“是林美华的话,那我就不明白了。”我说道,“根据我的了解,林美华是个性格非常温柔的女孩子,学习成绩又好,而且很喜欢帮助别人。这种女孩子怎么让人觉得讨厌呢?”    

“哼!你说的这些都只不过是她做出来给大家看的表象而已,其实她本质上是个心肠歹毒,水性杨花的坏女人。我的男朋友许刚,就是被她抢走的。”李芸咬牙切齿地说道。    

“哦?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道,“难怪你说她是个坏女人了,原来是她挖你的墙脚。”    

“没错,就是这个死女人!”李芸双眼紧紧地盯着我说道,“阿明,现在是你作为我最好的男性朋友挺身而出的时候了。你说像林美华这样的女孩子,我们该不该狠狠的教训她一顿呢?”    

“不该!”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李芸的请求,“李芸,男女之间离离合合,本来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为了这种事情要我动手打人,我是绝对不会做的。”    

“这么说,你是不会帮助我教训那个死女人了?”    

“不会!”我态度坚决地说道,“李芸,你也不要伤害林美华,好吗?我们毕竟是高三学生,你动手打了林美华这个事情,要是被学校知道的话,肯定会被开除的!”    

“呵呵,阿明你这样说就太不了解我了。”李芸冷笑道,“你以为我会那么笨,找人打那个死女人一顿,给她留下把柄吗?”    

“难道不是吗?”我见李芸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心里隐约有一丝不安,“哪你打算怎么做?”    

“你等着吧,过两天,你就会知道我怎么做了!”李芸神秘兮兮地说道。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都没有见到李芸,问问其他同学,都说她生病请假了,这不免使我有点担心。    

到了第七天,李芸终于回来上课了,我本来想过去问问她这几天到底怎么了,但是她却把我当作透明人一般,不管我问她什么,她都不瞅不睬。直到快要放学的时候,她才悄悄过来找我:“阿明,等一下放学后你到操场后面的小树林等我。”    

“为什么?”    

“你去了就会知道了。”    

李芸到底想干什么,我并不知道,但是为了不让她闯出祸来,放学后我还是按照她的吩咐,来到了操场后面的小树林里。    

“阿明,你来了。”我等了没有几分钟,李芸就出现了。她向我打完招呼之后,便如同变魔术一般地从口袋拿出一个木盒子来。    

“这是什么东西?”    

“你看看不就知道了。”李芸说着将木盒子打开,我从头一看,发现里面装着一叠用黄纸剪成的小纸人。我粗粗的数了一下,那小纸人起码有十多个。    

“李芸,这些是……”    

“这些是我从老家的一个神婆那里买回来的小纸人。”李芸说道,“神婆说了,这些小纸人可不简单了,你想让谁倒霉,你就拿着这些小纸人写上她的名字和生辰八字,然后她的一缕头发绑在小纸人上,最后你对小纸人做什么,那个人就会遭受到类似的灾难。”    

“原来你不上学七天,就是为了弄这个。”我看着李芸鼓捣那些小纸人说道。    

“是的,这种害人的办法在我们农村是非常流行的方术,叫做扎小人。”李芸做完她自己说的“扎小人”的流程之后,拿着一根缝针,扎在小纸人的额头上,然后咬破中指,滴了一滴鲜血在上面。当小纸人上面的血迹干了之后,她立刻用打火机将之烧掉。    

“好了,终于大功告成了。”李芸看着自己的作品——一堆烧尽了的纸灰,得意地说道。    

老实说,我对李芸这个所谓的民间方术很不以为然,觉得它只不过是那些神婆神棍骗人的把戏,可是到了李芸施展方术之后的第五天,当我看见林美华本人时,我的世界观开始动摇了。    

“美华,你这是怎么啦?”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晚上睡觉睡得不好而已。”林美华面无表情地说道,“这几天不知怎么了,我的头部总是莫名其妙的痛得厉害,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人用针扎我的脑袋一样。”    

“用针扎脑袋?”林美华说到这里,我差点失声叫了起来,幸好我反应够快,这才避免泄漏了李芸的秘密。  

和林美华告别之后,我匆匆忙忙跑回教室,找到李芸说道:“李芸,原来你用的方术真的有效!”   

“当然有效了,要不然我也不会拿来用。”李芸得意地说道,“不过呢,就这么一点皮肉之苦,我还是觉得不够解恨。”    

“你想干什么?”我惊骇地说道,觉得眼前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很陌生,根本就不像是我认识的李芸。     

“我要她去死!”    

“什么?你要林美华去死?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这种死女人,活该她下地狱受苦受难。”李芸恨恨地说道,“阿明我警告你,你千万不要阻止我,否则你的下场就会和那个死女人一样!”    

在李芸的威逼之下,我只好三缄其口。    

三天后,林美华死了,她在学校门口那棵大榕树上吊自杀。    

林美华的死引起全校的震动,大家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好好的女生,为什么会选择自杀这一条路。    

林美华的父母也不明白,林美华的妈妈因为接受不了这个打击,变成了一个疯子,成天疯疯癫癫的,在街上见到一个年纪和林美华差不多的女孩子,就扑过去,大叫:“我的宝贝女儿!”   

 吓得周围的女孩子人心惶惶。林美华的爸爸担心这样下去,她的妻子会害死别人,于是听从一个心理医生的建议,买了一个布娃娃给她,让她把布娃娃当作自己的女儿。    

心理医生的建议非常有效,过了半个月之后,当我在放学的路上见到林阿姨时,她没有骚扰正在放学的女学生,而是紧紧地抱着那个布娃娃,嘴里哼着歌说道:“我的宝贝女儿啊……”“林阿姨她真是可怜!”我感慨地说道,“像她这个年纪突然失去了自己的女儿,这要换作是我,我也受不了了。”    

“哼!这完全是她自作自受!如果她能够好好的管教自己的女儿,她就不会有这个下场。”    

和我一起的李芸不以为然地说道,“说起来我也差点忘记了,我还没有给她一个好好的教训呢!”    

“李芸你想干什么?”我大吃一惊道,“难道你还想用那个方术来对付林阿姨吗?千万不要!林阿姨这样子已经够可怜,你要是……”    

“放心吧,阿明,我不会对她怎么样的。我只是想让她再一次承受失去女儿的痛苦而已!”    

“李芸,不要!”我试图阻止李芸继续害人,但是我失败了。只见李芸悄无声息地走到林阿姨的身后,突然用力一抢,生生地把那个布娃娃从林阿姨的手中抢了过来。    

林阿姨此时本来要给布娃娃换衣服的,李芸这么一抢,她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不过她并没有其他疯子那样大喊大叫,而是很冷静地说道:“你们抢走我的女儿,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疯婆子,你骗谁呢?”李芸头也不回地说道。她抢走布娃娃之后,便跑回来拉着我的手,二人一起疯跑。 

我们跑了大约有半个小时,确定林阿姨没有追上来后,李芸这才带着我找个地方喘息。    

“这个布娃娃真是臭死了。”李芸闻了那个布娃娃一下,一脸嫌弃地说道。    

“你嫌臭就把布娃娃还给林阿姨吧,她太可怜了。”我喘着气说道。    

“还给她,怎么可能!”李芸不知道是还在生林美华的气,还是我的言语刺激了她,她竟然将那布娃娃的头给拧了下来,然后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李芸,你这是干什么?”我吃惊地说道,“你怎么能这样对待那个布娃娃?”    

“为什么不行?这只不过是一个布娃娃而已。”    

我看了垃圾桶里的布娃娃一眼,发现它那毫无生气的眼睛突然射出两道恶毒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一股不详的预感涌入了我的心头。    

当天晚上,我正在家里复习。我的爸爸突然敲开我的门说道:“阿明,你有没有见到李芸啊?”    

“李芸?李芸她不是回到家了吗?”我奇怪地问道。    

“没有!她的妈妈刚刚打电话过来说,李芸放学后一直没有回家。她现在担心得很。”爸爸说着,手机突然之间响了起来。他一接听,惊得差点把价值五千多元的手机扔在了地上。    

“怎么了,爸爸?”我急忙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芸的爸爸刚刚打电话过来,说警察已经找到了李芸了。可是……”    

“可是什么,爸爸你快说啊!”    

“李芸已经死了,死状非常之恐怖!”    

“什么?李芸死了?这怎么可能!”    

“她确实是死了,警方在你们学校操场后面的小树林里发现了李芸的尸体!”    

当下我跟着我爸爸去了案发现场,当我看到李芸的尸体时,我整个人都呆住了。    

李芸的尸体,身躯和头颅是分开的,鲜血流了一地,非常的恐怖。  

而最让我全身发寒的是,林阿姨的那个布娃娃,居然就在李芸尸体的旁边,它的头颅和身躯紧紧地结合在一起,似乎有人用针线将之缝起来。    

这个场景,我怎么想都想不明白,直到有一天,那布娃娃突然出现在我的床上。    

“老师傅,这是怎么回事?”我拿着布娃娃,去找附近的公园里非常有名的算命先生。算命先生仔细端详了那布娃娃一会儿后,惊叹道:“小伙子,幸亏你及时过来找我,要不你这命就没了。”    

“不是吧,老师傅,一个布娃娃而已,这有什么问题呢?”    

“这布娃娃不是普通的布娃娃,是被人下了诅咒的邪物。”算命先生说道,“这种下了诅咒的邪物,会根据下咒人的指示,去杀他所想要杀的人。”    

“原来如此!”    

听了算命先生的话,我顿时明白了。原来根本就没有什么心理医生教林美华的父亲用布娃娃来抚慰林阿姨。

他所做的这一切,都只不过是用类似的方式,报复李芸害死自己女儿这个仇。

 

当前栏目:灵异事件
最新灵异事件
猜你喜欢
  1. 阁主说
  2. 世说新语
  3. 娱乐八卦
  4. 排行榜
评论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